“共享护士”是新经济风口还是沦为暗藏色情的潜规则?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8-06-13 02:25

“共享护士”是新经济风口还是沦为暗藏色情的潜规则?

2018-06-12 21:27来源:时间财经卫生医疗健康/医药

原标题:“共享护士”是新经济风口还是沦为暗藏色情的潜规则?

共享护士’不仅没有起到节约资源的作用,反而是对资源的极大地浪费。

你需要一个“共享护士”吗?

没看错。近日相关媒体报道了共享护士服务已在多地出现——你无须去医院挂号排队,只需用手机APP下单,就会有护士上门提供打针、输液等服务。

这无疑是老年养护市场的福音。根据全国老龄工作委员会办公室的数据,到2020年,全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将增加到2.55亿人,占总人口比重提升到17.8%左右。中国社会科学院2016年发布的《中国养老产业发展白皮书》显示,预计到2030年中国养老产业市场可达13万亿元。

有意思的是,共享护士的出现引起了业内广泛讨论。支持方认为这是个值得All in的大市场,反对方则判断共享护士是个伪命题。

焦点之一是收费较高。相关报道“西安市民体验共享护士,结果发现输液价格是三级医院的8倍多”。时间财经试用了一款叫“护士到家”的产品发现,提供护士上门的服务包括输液、打针、保胎针、导尿、留置胃管、静脉采血、普通换药等,简单的皮下注射价格是139元一次。

一位医生告诉时间财经,在医院,护士给患者注射一次收费3.5元。用户填好身份证等信息后可看到护士的简单信息,平台显示护士均具有职业资格证。时间财经选取几位护士,在国家卫健委官网进行查询,查到了职业资格证书编号。

时间财经获悉,被各媒体作为介绍样版的“医护到家”2015年起步至今,已经有600万下载量,注册护士达5万多。“这行业竞品也不少,大家是瞄准了这个时机要大干一场。”医护到家的工作人员说。

但部分业内人士表示,共享是利用本身市场的盈余和空闲,而护士属于稀缺的医疗资源。没有共享护士,护士资源依然十分紧俏。换句话说,共享护士就是个一个伪命题。

伪共享

“我爱人就是协和医院的护士,天天值班,共享护士绝对不可能。”一位长期从事医疗相关行业的业内人士对时间财经表示,除了时间上三甲医院的护士无暇参与共享服务外,三甲医院的护士素质很强,相当于半个医生,估计瞧不上选择上门提供简单的服务。

一位在县城医院做护士工作的焦女士向时间财经介绍,“我们一个护士要管十二三个病人”,如果有机会参与到共享护士平台,也没精力去做,医院也有规定不允许护士私自外出提供服务。

(2018年5月12日护士节,钟雅倩护士表示最大的心愿就是能睡个好觉)

国家卫健委近日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,2017年底,中国注册护士总数超过380万人,每千人口护士数为2.74,全国医护比为1:1.1,护士的数量和质量都获得了极大的提升,但和美国每千人口护士数9.8人、日本每千人口护士数11.49人比还有很大的差距。

更为尴尬的是,国家早在1978年就规定,医疗卫生机构病床与护士的配备比例不得低于1:0.4,但迄今为止,这一目标并未全部实现,上述护士焦女士表示,她的实际感受是床位与护士比为1:0.1。

清晖智库创始人宋清辉对时间财经表示,共享护士不属于共享经济。因为“共享护士”不仅没有起到节约资源的作用,反而是对资源的极大地浪费。毕竟“共享护士”提供的服务不同于一般的服务,需要大量时间的观察等医疗操作,不能轻量化操作。

追根溯源,共享经济的核心是权利让渡,即以价格较低的服务或者使用权等,代替昂贵的服务或者所有权。而护士因为资源的稀缺导致所谓的“共享”价格更高,皮下注册服务比医院高38倍,一个无法体现出共享经济的共享价廉、实惠的共享护士,是一种“伪共享”。

限制重重

不仅是就职在县城的护士被医院规定不能私自外出提供服务,在北京从医19年的某医院鲍副院长对时间财经表示,他们医院的护士肯定是不会参与共享护士。“护士更多的是一个执行角色,是与医生打配合,哪有脱离医生单独出去的护士呀?”

非止如此。共享护士风险太大,并不适宜大规模推广。因为护士所从事的服务直接关系人们生命健康,万一出了医疗事故影响,谁承担负责任呢?鲍医生还表示,医疗机构本身也人才紧缺,尤其是三甲医院,连医生多点执业也受到无形的阻碍,更不用说还没有政策保障的共享护士了。

更为重要的是,虽然现在有广州、天津等城市开展了护士多点执业,但是多点执业也并不意味着护士可以随意共享,其“多点”的含义是多个医疗结构点,而不是随意地点。

护士与护工不同,护士提供的是医疗服务,即使如打针、输液这些简单护理也是以必须在正规医疗机构的保障下实行的,正规医院的输液室会有严格的验药、配制程序,以及医生值班和抢救设备,这是到家服务的“共享护士”根本不具备的。护士遵守的三查七对制度,离开了专业的医疗也无法准确实施,如药品来源是否合法,器械清洁无菌是否合格。

更不用说,很多共享护士平台提供的美白针服务,本身就属灰色医美服务,是正规医疗机构所禁止的,而所谓的共享护士平台却皇而堂之地提供这种服务。

另一个让共享护士平台尴尬的是,资历深的老护士可能并不会选择参与共享护士,处于底层的年轻护士会是共享护士平台主要争取的对象。这样,问题也随之而来,女性护士如何保障自身安全?相对于坐顺风车时女性所处的车内环境,女性护士进到消费者家里这一环境的封闭性更高,由此带来的危险也更大。

上述业内人士也对时间财经表示,现有形式的共享护士未来可能走向两个方向,一条路是变成暗藏色情潜规则的服务,另一条路是弱化为护工。有网友直接表示,共享护士,是有点污。

还有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是,护士从共享中获得的收益并不让人心动。护士在共享平台上提供一次服务的收益确实比医院高,但是作为专业医疗人员,共享护士139元一次的服务费对比医生“走穴”一次几千上万可以说并不可观,对比典型的共享模式滴滴打车,司机虽然挣得不多,但是频次足够高。

显而易见,共享护士作为一个新生事物,现在虽然有很多局限,但也有很大自我“进化”的空间。关于医疗领域的政策近几年变化很大,并由此形成了医生多点执业、自由执业的热潮。据《看医界》统计,截至2018年3月,国内已经成立的医生集团(医生执业团体或医生执业组织)已经达到620多家,护士是否也能形成类似的集团,与医生形成某种连接关系,这一可能性值得期待。

另外,中国社会即将迎来老龄化,社区医院成为必然趋势,据业内人士介绍,安徽一些地方,将无法上夜班,但年龄和资历资较高、有经验和能力的护士,接回归社区医院,挂社区医院护士长或者副院长的工作。同时,社区医院定向送陪护士,这样就形成了一支老中少搭配的护理团队,实现护士资源的充分利用。(北京时间财经 陈世爱)

转载本公号文章请留言,转载时请在文首注明来源和ID,同时请勿删除文中时间财经(ID:caijingbtime)字样,否则本公号将追究其法律责任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阅读 ()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